image
20201121文/于國欽

創造自身籌碼 西進、南進不如上進

台美對話、APEC峰會將台灣從邊緣拉回?

CPTPP已生效一年多,RCEP日前也已簽署了,兩紙協定都沒有台灣,對此憂心者認為台灣恐將被邊緣化,而與此同時,蔡政府則寄望正召開的台美經濟繁榮夥伴對話、APEC領袖峰會能讓台灣從邊緣拉回中心一些。

然而,熟悉國際經貿者都明白,APEC部長聲明、領袖宣言都是不具拘束力的,只是君子協定而已,例如1994年的茂物宣言明訂已開發國家要於2010年讓貿易及投資全面自由化,開發中國家則可延至2020年,今年都2020年了,非僅開發中國家離全面自由化尚遠,就連已開發國家也還有不小的距離。

這意思是說APEC雖可以讓台灣在國際上露露臉,卻難以促成區域結盟。至於今年首度召開的「台美經濟繁榮夥伴對話」是否可以促成雙邊貿易協定,進而使得台灣與亞洲鄰國洽談自由貿易協定?這一切也在未定之天,尤其美國即將換黨執政,本次會議所簽的備忘錄是否對拜登政府有拘束力,誰也不敢保證。

這是國際政治現實,自2002年台灣成為世貿組織(WTO)會員後,多次向美方傳遞洽談FTA的意願,但老美總是以人手不夠,台灣著作權法要修正,美牛美豬要開放為託詞,我們雖逐一滿足老美要求,終無所獲,以此研判此次「台美經濟繁榮夥伴對話」自不可能有什麼驚人的成就。

面對這個艱難的處境,台灣該算算自己在多邊、雙邊的籌碼,同樣的投入在多邊、雙邊勝算各有多少,須知參與區域結盟是要付代價的,若不仔細算算,委曲求全所簽的FTA,只不過是一紙城下之盟,對台灣非福乃禍。

1994年政府南向政策推動之初,各方也為了西進、南進多有爭論,當時前經濟部長江丙坤多次強調:「西進、南進不如上進」,大哉斯言,面對今日紛至沓來的區域結盟,此話仍如暮鼓晨鐘,當局萬不可急躁的談,而任人宰割,在思維上不要否定西進,也不要一味南進,可以在多邊優勢上經營雙邊,在美中僵局裡創造籌碼,如此則兩岸僵局次第可解,以我商的實力當可後發先至,惟這一切的改變仍在蔡總統一念之間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