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30

美國第二輪紓困與新台幣匯率升值

 美國總統川普上周在白宮對記者公開表示,他「支持第二輪的紓困方案,而且金額將會非常慷慨。」進入7月之後,美國眾議院將會拿出五周之前就在參議院通過的「英雄法案」(The Health and Economic Recovery Omnibus Emergency Solutions Act, 簡稱HEROES Act),完成第二輪紓困的具體方案。

 聯邦參議院在5月15日通過的「英雄法案」,金額高達3兆美元,這是民主黨參議院為了搶奪政治籌碼,在第一輪紓困尚未完成之前就預先進行的布局,如今第一輪紓困的CARES Act已經幾乎全數完成,而美國南部與西部各州的新冠肺炎案例仍然在持續增加,許多州政府不得不縮小、甚至暫緩經濟解封的速度,第二輪紓困計畫的迫切性已經成為美國朝野的共識。

 更重要的是,11月3日即將舉行的美國總統大選,伴隨11個州的州長改選,以及參議院共有35席聯邦參議員改選,不論是民主黨或是共和黨,都需要一個從8月至10月底,持續三個月的「直升機撒錢」式的紓困方案,用以安撫面臨失業與經濟衰退的基層選民,依據美國國會既定的日程,參眾兩院對於第二輪紓困的具體法案,必須在8月8日參議院休會之前完成立法。

美國第二輪紓困,顯然還需要聯邦準備理事會持續擴大量化寬鬆的操作,才有機會完成,聯準會官網公布到6月25日的資產負債表為7.1兆美元,增加的斜率較4月、5月有明顯的放緩,且是連續第二周的收縮,聯準會傳達兩個訊息,首先是第一輪紓困效果顯著,如今股市已經大漲,聯準會傳達「救市、卻不托市」的政策態度;其次是整理並檢討第一輪紓困的八個緊急救援方案的成效,為了下半年的擴張預作準備。

 參議院通過的「英雄法案」金額高達3兆美元,雖然共和黨主導的眾議院對於紓困方案有不同的意見,認為救助金應該鎖定貧困與失業民眾,而非「英雄法案」的無差別撒錢;另外要提供「返工獎勵」,鼓勵這幾個月坐領失業津貼的勞工趕緊回到職場;再加上民主黨堅持要全面豁免學生助學貸款,每人高達1萬美元等;估計最終第二輪紓困的總額不會低於3兆美元,法案通過後,聯準會資產負債表「在年底前突破10兆美元」的預測,有可能成真。

 聯準會狂印鈔票是否會導致美元匯率下跌,成為華爾街各大銀行報告的討論焦點,美元匯率指數的走勢或許還有待觀察,但是我們注意到,台灣、挪威、瑞士等中小型經濟體的中央銀行,因為採取相對保守的貨幣政策,成為尋求保值國際資金的標的,匯率都面臨驟然升值壓力。

新台幣匯率在過去三個月走勢極為強勁,幾乎每天都仰賴央行干預,在尾盤作價減少升值幅度,令人不解的是,今年上半年外資賣超台灣股市將近6千億元,過往經驗都會造成相當貶值走勢,今年卻反向強升,原因包括台商回流設廠、保險公司停賣儲蓄型保單、海外投資金額大降;石油價格重挫加上航空與交通用油大減,中油與台塑買匯需求腰斬;外資賣超後快速回流,追逐高股息的台股;再加上為了稅務優惠回國的台商境外資金,今年新台幣匯率升值恐怕只是剛剛開始,對壽險公司、進出口產業、台股、房地產都將帶來難以想像的衝擊。

 中央銀行在5月底發布國際收支統計,顯示我國金融帳持續第39季淨流出,單季流出170億美元,累計流出規模高達4,821.1億美元,相當於新台幣14.44兆元,但是這個趨勢有可能出現重大轉折,台灣的金融帳淨流出從2011年開始,最高曾經一年流出650億美元,中間重要的美元買盤就是保險公司,台灣整體壽險公司運用資金26.52兆元,其中有高達66.4%都拿去買海外資產,金額高達17.6兆元,在金管會要求下,今年前五個月的初年保單金額暴跌四成,保險公司海外投資需求驟減,更將助長新台幣升值壓力。

 面對罕見的新台幣升值壓力,央行除了每天拉尾盤緩和升值幅度,恐怕應該與財政部、經濟部、金管會、國發會等部會,跳出傳統思維,共同就台灣面臨的重大經濟轉型的資金需求,進行整體的規劃,共同擬具有利於台灣經濟轉型的全方位方案。

 全球主要中央銀行正在快速擴張資產負債表,台灣中央銀行目前16.48兆元(央行網站2018年底)、一年溫和增長4%的速度,相較顯得緊縮,這是新台幣升值的重要因素之一。台灣雖然沒有美國、英國、歐洲那樣龐大的紓困需求,但是我們在經濟領域的能源轉型、台商回流設廠、產業升級需要穩定的中長期資金,在社會領域的勞保年金改革、健保財務健全,也都需要龐大的資金挹注,政府該做、能做的事情很多,央行適度放寬資產負債表擴張的速度,加上其他部會動員民間充沛資金,不只可以緩解強大的匯率升值壓力,更能達成台灣經濟轉型與社會安定的長期目標。政府面對新台幣升值壓力,應該拉高層級,從產業升級與社會安定的戰略層面,進行全方位的思考與規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