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20220522鍾志恆

棕櫚油考驗雨林保育

 由於棕櫚油使用廣泛,從洗髮精、冰淇淋到糖果都要用上它,但供應不足而令棕櫚油價格大漲,已對消費品製造商構成挑戰。

image
棕櫚油考驗雨林保育 圖╱美聯社

■棕櫚油需求不斷增加,讓過去減慢破壞雨林的努力受到考驗。

■Rising demand for the commodity has tested those efforts, but so far further deforestation has been kept in check.

工商與環保團體的壓力下,全球棕櫚油最大生產國印尼近年致力減緩為種植棕櫚而破壞雨林的速度。儘管目前任何破壞雨林的行為仍受監督,但隨著大宗商品需求飆升而推高價格,讓人擔心減慢破壞雨林的努力可能受到考驗。

 關注熱帶雨林組織TheTreeMap一直利用衛星資料來追蹤棕櫚農的種植範圍。由於棕櫚油價格在2020年、2021年不斷走高,其負責人加沃(David Gaveau)原本預期棕櫚農會趁機大肆砍伐雨林,增加種植棕櫚樹來獲利。

棕櫚油短缺 價格飆漲

 但跟過去情況不同,棕櫚樹種植面積擴張速度持續放緩。加沃說目前種植情況仍在控制中,顯示棕櫚油價格走高,尚未加快農民砍伐雨林速度,這是一個好消息。

 多年來棕櫚農放慢擴張種植速度的結果,就是當俄烏戰爭造成食用油供應短缺時,棕櫚油產量未能及時擴大以解決供應不足問題,導致聯合利華(Unilever)和高露潔棕欖(Colgate Palmolive)等大買家必須高價採購。

由於棕櫚油使用廣泛,從洗髮精、冰淇淋到糖果都要用上它,過去三十年來,棕櫚農大量砍伐雨林,開闢農地來種植棕櫚,以滿足不斷增加的棕櫚油需求。

 印尼棕櫚油產量占全球約60%,迄2019年止近一成山林農地種植棕櫚。過去至少十年快速擴大棕櫚種植,從而抑制棕櫚油價格上漲幅度。

 過去棕櫚油價格漲愈高,農民砍伐雨林情況就愈嚴重。據加沃資料,2012年每公噸棕櫚油約1,000美元時,印尼為種植棕櫚樹而新開闢的農地逾2,000平方英里,相當於七個紐約市那麼大。2018年價格下跌至約600美元時,開闢面積則縮減至約兩個紐約市。

 可是,當2021年棕櫚價格又回升至1,100美元時,印尼開闢種植的面積卻縮小至約一個紐約市。今年4月棕櫚油平均價位上升至1,700美元後,印尼政府宣布禁止部份提煉過的棕櫚油出口,以壓低國內食用油價格而不是開拓新農地來增產。

政府禁出口 加強管制

 印尼種稙範圍縮小的情況,也發生在馬來西亞等其他棕櫚油生產國身上。據棕櫚油生產國理事會(CPOPC)資料,這些國家產量在2015年到2018年間成長18%,但2018年到2021年間僅成長4%。

 這種轉變跟政府加強管制、環保團體以高解析度衛星圖片來監測和各種宣導工作有關。環保團體以衛星照向企業講解並透過輿論來施壓,要求企業停止採購來自近幾年砍伐雨林所種植的棕櫚油。少了買家後,也抑制了棕櫚農增加種植的意願。

 2013年印尼棕櫚農承受的壓力大增,因為當年他們放火焚燬雨林來開闢農地種植棕櫚,但火勢引起的煙霾波及東南亞鄰國而招來國際輿論撻伐,認為這令氣候異常問題變嚴重。大型棕櫚油交易商表明停止向破壞雨林的棕櫚農採購。

 據研究砍伐森林議題的Chain Reaction Research資料,到2020年83%印尼與馬來西亞所提煉的棕櫚油,並非來自砍伐雨林所得的棕櫚田。

 印尼棕櫚油種植公司KPN Plantations目前控制的棕櫚田面積,已從2016年的90萬英畝大幅減少至50萬英畝。該公司表示不會開拓新農地後,交易商就陸續回頭跟其採購棕櫚油。

 但供應不足而令棕櫚油價格大漲,已對消費品製造商構成挑戰。聯合利華指減少棕櫚種植可能令未來幾年價格居高不下,不斷增加經營成本。因此其正尋求棕櫚油的替代品,確保供應鏈更有彈性,但強調其仍是棕櫚油的主要買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