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20220522陳穎芃

地下經濟疫外見光死

 西班牙全國合法聘僱勞工與納稅人數雙雙超越疫情前水平,隨著稅收增加,使預算赤字占GDP比重從2020年的11%降至6.9%。

image
地下經濟疫外見光死 圖╱美聯社

■疫情導致現金交易式微,而非法勞工為申請補助也開始要求雇主合法聘僱,意外幫助西班牙政府打擊地下經濟。

■"The underground economy, which was one of the weaknesses of the Spanish tax system, is finally being brought out into the open," Economy Minister Nadia Calvino said.

今年55歲代號「A.R.」的西班牙公務員過去30年一直暗中兼職。他和西班牙許多非法勞工一樣在外燴業打工,在正職之外還能每月多領一份現金收入,且這筆外快不用繳稅。但近日他表示:「如今雇主變了,他們開始提供正式聘僱合約。」

 西班牙最大工會CCOO外燴業代表芬特斯(Gonzalo Fuentes)表示:「外燴業在疫情前後有強烈對比。外燴人員發覺做黑工不划算,即便不用負擔稅金或社會福利金能讓他們賺比較多。」

 2019年西班牙國內生產毛額(GDP)有12.4%來自外燴業,但該產業和農業、營造業一樣大量雇用非法勞工,導致西班牙長久以來地下經濟規模龐大,政府稅收短少加重預算赤字。

 西班牙政府自六年前開始打擊地下經濟,沒想到疫情意外成為改革助力,讓大批黑工從此成為合法勞工,如今西班牙全國納稅人口及合法聘僱勞工人數雙雙超越疫情前水平。

 早在疫情爆發前,西班牙政府已開始在觀光業及農業加強查緝非法勞工,甚至運用演算法偵測逃漏稅。A.R.表示:「我還記得疫情前在一場婚禮做外燴,還沒開席就有政府派人突襲,清查在場服務生身分。有一群服務生從橄欖樹叢中逃走。」

 2020年歐洲疫情爆發後,愈來愈多非法勞工驚覺缺乏正式聘僱合約害他們在無薪假期間無法申請政府補助,反而得不償失。另一方面,防疫政策促使消費習慣改變,讓愈來愈多消費者改用信用卡取代現金以減少接觸,連帶減少逃漏稅。

立法扭轉現金支薪文化

 西班牙稅捐處主任賈斯康(Jesus Gascon)表示:「信用卡交易對稅務管制非常重要,因為金融機構能追蹤交易。」

 西班牙政府在去年7月進一步立法禁止單筆金額1千歐元(約1,054美元)以上的現金交易,讓過去慣用現金袋支薪的地下經濟開始瓦解。CCOO農業代表吉米尼斯(Vicente Jimenez)表示:「銀行匯款支薪徹底改變了農業的運作方式。這是一條不歸路,也是通往21世紀之路。」

 今年4月西班牙依法納稅的勞工人數首度超過2千萬人,也超越疫情前的1,900萬人。去年西班牙稅收總額達到2,750億歐元,高過2020年的2,480億歐元,使西班牙預算赤字占GDP比重從2020年的11%降至6.9%。

 西班牙經濟部長卡維諾(Nadia Calvino)表示:「地下經濟曾是西班牙稅制的弱點之一,如今終於重見天日。」

 約翰開普勒林茨大學經濟學家史奈德(Friedrich Schneider)推算,今年西班牙整體經濟活動有15.8%來自地下經濟,比例低於義大利、希臘或賽普勒斯,甚至低於歐洲平均值17.3%。

弱勢仍不敢向雇主抗爭

 然而,對於有一餐沒一餐的社會底層弱勢族群來說,即便無法申請無薪假補助也不敢對雇主抗爭,只能繼續當黑工。27歲代號「J.C.」的哥倫比亞人自三年前來到西班牙就一直是非法勞工,先在酒吧打工,後來又到工廠打工。他表示:「我老闆說今年還不能正式雇用我。他讓我維持黑工身分好讓他賺大錢,明年再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