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20211128陳怡均

南非能源轉型路迢迢

 南非決定降低對燃煤發電的依賴,盼以再生能源取代燃煤廠,但相關資金的運用還有待討論,也須為礦業社區找尋新出路。

image
南非能源轉型路迢迢 圖╱路透

■燃煤大國南非獲得西方國家提供的85億美元,即將為該國展開能源轉型,但資金能否到位、淘汰煤電是否影響經濟?全世界都在看。

■Pressure to end coal-powered electricity generation has fired tensions between already-industrialized nations and developing ones.

在11月初於英國格拉斯哥舉行的第26屆聯合國氣候變遷大會(COP26)上,西方國家美、德、法、英、歐盟與南非達成協議,同意未來三到五年提供85億美元,協助南非逐步脫碳。協議內容包括以再生能源取代燃煤廠,並且為礦業社區找尋新的出路。

 終結燃煤發電的議題,令已開發國家與開發中國家關係緊張,前者的工業化歸功於低廉且穩定的能源,後者現在正投注龐大資金打造新的燃煤基礎設施為要提振經濟,南非即為一例。全球發電約有接近四成來自煤炭,此比重比千禧年時高出將近一倍,主要是新興經濟體的燃煤需求大增所致。

 南非是這場僵局的關鍵國家之一,該國有逾80%電力、以及近二成的液體燃料皆來自煤炭,南非也表明缺乏重新改造發電系統的資金,同時也須提振飽受疫情衝擊的經濟。

G20中最仰賴煤炭

 南非身為全球前十大產煤國,已砸下大約年度國內生產毛額(GDP)的6%資金,建造兩座龐大的燃煤發電廠,預計接下來幾年可完全運作,南非也是20國集團(G20)裡最仰賴煤的國家。

 但南非也承受氣候變遷帶來的嚴重災害。該國平均溫度比進入20世紀初時高出攝氏1.7度,反觀全球同期均溫僅上揚約0.9度。

 三年前開普敦一帶曾面臨旱災,南非遭遇熱浪、洪災都比從前更頻繁。

 另一方面,燃煤也帶來健康問題。以南非產煤重鎮伊馬拉勒尼(eMalahleni)為例,此地也是南非重工業與燃煤發電廠的主要地區,由於長年的空污,使得當地天空始終灰濛濛,居民罹患呼吸道疾病比例也較高。

 但對許多南非人而言,就算會影響健康,伊馬拉勒尼的「錢景」卻好得多,是許多人在多方考量下仍在當地工作的原因。根據研究機構Trade & Industrial Policy Strategies資料,伊馬拉勒尼一般家庭所得比全國均值高出25%,有四分之一的工作直接或間接與煤炭產業有關。

 而隨著南非在COP26與美、英等富國簽訂協助脫炭協議,使得該國能源轉型計畫成功與否,成為全世界開發中國家關注的重要案例。

 參與國家表示,這項全球首見的資金補助方案,可能成為其他仰賴燃煤的開發中國家作為參考藍圖,俾以淘汱造成嚴重污染的燃料。

資金來源尚未定案

 不過南非協議的關鍵要素,在於有多少資金來自政府而非民間投資者,以及收取的利息為何,這些都尚未定案。

 南非總統拉瑪佛沙(Cyril Ramaphosa)在氣候峰會演說表示,此協議是「重大突破」,但也提及該國經濟除炭還需要更多資金,「我們能力所能及的程度,取決於自發展中經濟體取得的支持」。

 南非國際氣候與能源智庫E3G高級顧問柏頓表示,格拉斯哥氣候峰會承諾的85億美元,對南非能源轉型來說,是好的開始,然而成功與否決定於多少資金來自參與國家、多少資金將以補助而非貸款方式發放、以及民間投資者參與的比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