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20210124陳穎芃

倫敦人口疫外負成長

 專家表示目前很難斷定疫情是否對倫敦人口造成長期影響,若未來解除社交距離限制,五到十年內大家仍可能重返都市生活。

image
倫敦人口疫外負成長 圖╱美聯社

■新冠肺炎疫情重創倫敦經濟,再加上脫歐效應及去年興起的居家辦公潮,都可能讓今年倫敦人口下滑,創1988年以來首見。

■"COVID-19 has fundamentally changed the way we view cities," PwC said in the report.

去年4月倫敦實施第一波封鎖令時,26歲的金融顧問葛爾文(Jamie Girvan)決定搬離東倫敦住處,回到英格蘭東南部的鄉下和父母同住。他表示:「和室友一起被困在倫敦一間小公寓,且兩人都在金融業工作,也就是說長時間在擁擠空間內工作實在很艱難。」

 與他同居的女友娜塔莉也在第一波封鎖期間搬回家和父母同住,而兩人就在當時開始思考從此離開倫敦的計畫。去年夏天他們在倫敦東南方的肯特郡(Kent)買了人生第一棟房子,並在去年底入住新家。

防疫讓倫敦失去魅力

 葛爾文表示,先前兩人曾考慮要在倫敦買間公寓,因為住在倫敦通勤上班較方便,但如今居家辦公漸成常態,通勤距離不再是優先考量,反而讓他們更加重視居家空間與綠地,於是決定到鄉間買房。

 29歲的房仲卡拉特(Victoria Garratt)與丈夫在倫敦租屋多年,曾多次考慮搬離倫敦,但因難以捨棄大都市的便捷生活而猶豫不決,終於在去年底下定決心,在倫敦北方的貝德福德郡(Bedfordshire)買下人生第一棟房子。

 她表示疫情爆發後倫敦實施嚴格防疫禁令,她和丈夫不再能下班去酒吧喝一杯,周末也無法邀請朋友到家裡作客,更不用說到柯芬園(Covent Garden)或市區逛街,似乎已失去住倫敦的意義。

 資誠聯合會計師事務所(PwC)於今年初發表的報告中表示:「新冠肺炎徹底改變了我們對城市的看法。」

 去年倫敦有許多居民都萌生和葛爾文一樣的念頭,導致倫敦人大量外移。去年8月倫敦議會調查450位居民發現,有4.5%決定在12個月內搬離倫敦。資誠也在報告中預測,今年倫敦人口可能從去年的900萬人最高紀錄降至870萬人,是1988年以來首度下滑。

重演二戰後的情況

 回顧20世紀中期二次大戰後倫敦滿目瘡痍,迫使許多人逃離倫敦到外地求生,倫敦人口從1939年的860萬人一路降至1980年代的680萬人。但在1980年代末期倫敦經濟再度繁榮,躍升為全球金融中心,再度吸引大量人口移入。來自全球的移民不斷湧入倫敦,使倫敦人口逐年成長,一步步逼近千萬人的里程碑。

 資誠表示早在去年疫情爆發前,英國脫歐已讓許多來自歐盟的移民決定離開倫敦。調查顯示2016年脫歐公投通過後,來自歐盟的淨移入人口便逐年下滑,可能在今年陷入負成長,也就是說今年從歐盟移入倫敦的人口將少於自倫敦移入歐盟的人口,是1990年代初期以來首例。

 過去倫敦吸引外地人的許多優勢不再,例如蓬勃的就業市場在疫情席捲後,反而讓倫敦成為全國失業率飆升最快的城市,因為倫敦仰賴的觀光旅遊、零售及休閒娛樂產業都在疫情中被迫歇業。

 就業機會渺茫除了讓過去在倫敦謀生的外地人決定出走之外,應屆畢業生也不再一窩蜂到倫敦求職。資誠表示:「今年在工作難尋的情況下,以往為了求職來倫敦的應屆畢業生恐怕會減少。」況且現在許多職缺都允許遠距辦公,意味著人不必住倫敦也能找到高薪工作。

 資誠經濟學家奧迪諾(Hannah Audino)預警倫敦人口若持續下滑,將對倫敦經濟、房價及大眾運輸網造成深遠影響,但她認為目前還很難斷定疫情與脫歐是否對人口造成長期影響。

 她表示:「這要看遠距辦公是否成為長期常態,畢竟還是有許多人想念辦公室環境。未來假設社交距離限制成為歷史,五到十年內大家仍可能重返都市生活。」